齐佳花儿

【韩叶王ABO】高英杰看望队长日期选择全记录

算是《题目没想好》的小番外
ooc有私设有都是我的锅
蜜汁排版
希望小可爱们喜欢~

……………………………………………
我叫高英杰,是一个正努力扛起微草未来的男人。

我以为队长离开战队后,我已经足够坚强,可事实证明我的承受力终究不如我想象的那般。

那天,一帆小窗私信我,发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英杰,坚强一点"
我当时在领着新人刷boss也就没太注意,过了几秒钟又弹出了一条消息
"你去看微博"

然后我就看到了世界的终极

叶修前辈的新发了一条微博,一张图,简单的几个字
“我要当爸爸了”
把图放大,是一张医院的孕检单,上面清清楚楚写着三个大字––王杰希。

世界再见…

强忍着砸掉手机的冲动,我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复了一帆
“叶修前辈怎么能确定这个孩子是他的,没准是韩文清前辈的呢”

对面发来了一串省略号

不过现实仿佛是在打我脸,过了几分钟,韩文清前辈转发了叶修前辈的微博,还多了五个字
“谢谢你,杰希”

我才没想吐槽说,如果不看图,还以为叶修前辈和韩文清前辈在一起了呢。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今天也是美好的一天。

……………………………………………………
高英杰很烦躁,虽然自家队长没有发微博,可是那两位大神的微博下面点赞人数已经高到十几万了,转发也有了一万多……

甚至评论里已经带着链接,开始赌小宝贝是叶修的还是韩文清的男的女的A的O的……

高英杰突然有一丝庆幸,幸好没人猜beta,不然根据自己仅剩的一点初中数学知识来计算,选项将从八个变成十二个(兄弟你重点有点偏)。

当然,他最头疼的是,要送啥?

联系了乔一帆,问了同样是omega的老妈,各种百度,两个人终于确定买一些补品。队长这么累,还要给叶修韩文清生宝宝,一定要好好补补,反正他是这么想的。

商定好了送什么,接下来就要考虑什么时候送了,高英杰不想打扰王杰希,那就由乔一帆联系叶修。

………………………………………………………
星期一
星期一不行,孙哲平前辈和张佳乐前辈在北京旅游正好去了,因为宝宝预计属龙,两个人送了一个纯金的小龙,张佳乐前辈还顺便送了一箱桂花饼,结果韩文清前辈和叶修前辈觉得饼里有添加剂,坚决不给自家omega吃,张佳乐前辈很生气,后被孙哲平前辈劝消了气。

星期二
星期二不行,蓝雨的喻队和黄少天前辈来了,送了一整箱育儿类图书,剑圣前辈喋喋不休他从他妈那里听来的育儿经验,然后被叶修以“噪音会影响孕夫的休息”为由拖到了别墅外面,客厅里韩文清前辈和喻队在讨论孕期omega的注意事项。

星期三
星期三不行,轮回的周队带着翻译员江波涛去他们家了,两个人拖着两行李箱,打开一看全是娃娃,不过大部分是有着呆毛的企鹅玩偶,周泽楷脸红红看了一眼王杰希
“前辈……”
“队长的意思是,他喜欢小孩子,等宝宝出生了,他可以经常来看他”
人不可貌相,周队竟然是这么有童心的人。

星期四
星期四不行,兴欣老板娘带着唐柔苏沐橙柳非还有其他几个,往叶修家送了上百件件婴儿衣物,几个小女生如狼似虎,对着不同年龄段不同风格的衣服指点江山,韩文清前辈一脸凝重,叶修前辈嘴角直抽,王杰希也是很无奈……

星期五

好的星期五有空档

乔一帆高英杰两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补品,开着车就去了王杰希家的别墅,开门的是叶修,孕夫还在睡,韩文清再陪他。

鞋还没换好,门铃又响了起来

开门,快递小哥站在门口,身后是一座山

“是小队长嘛,麻烦签一下单”

王杰希从卧室里走了出来,一个多月的孕肚,还不是很明显,看到两人明显愣了一下,微微点头。

"方士谦寄过来的,说是奶粉,你帮我签一下吧"

"哎"

【韩叶王ABO】题目没想好2

这章是短小君
ooc有病句有错别字有文笔没有
都是我的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这章主要是叶王,我就不打韩王tag了
太太们是怎样做到行云流水的~


黄少天曾经在兴欣蓝雨聚餐的桌上问过叶修,在他知道韩文清也沦陷之前,因为他怎么也想不起明白这两个人怎么会在一起。

“先不说王杰希怎么看上你的,你这样的死宅应该喜欢要么性感要么温柔反正你一辈子也找不到的那种omega嘛?再说了他大小眼也就算了,连审美也跟着跑偏了?他不是会看相嘛,怎么没看出来你一脸'我就该孤独终老'的相,你们北京人流行自产自销?……握草…不会吧…酒后乱性!啧啧啧……”

黄少天一脸看破天机不忍直视,旁边心脏喻文州迷之微笑,静静地往自己嘴里塞了一块白斩鸡,卢瀚文则兴奋地看着黄少天怼天怼地,迷弟神色一览无余。

“黄少天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联盟里贱人这么多,可你最招人记恨?  因为你话多,还欠。"
   "再说了,我,酒后,要乱也是别人乱我……人大眼那是慧眼如炬。”

叶修听到“酒后乱性”反应颇大,一口橙汁呛在那里,本来指向桂花藕的筷子立马夹上不知是不是故意点的蒜蓉蒸秋葵,直直地怼上了黄少天的脸。

黄少天一惊,一巴掌呼开秋葵 “叶修!好你个心脏居然拿秋葵吓我,有本事我们去PK啊,PKPKPKPKPKPK…”

“少天,吃点东西吧”,在整个包厢险险被文字泡淹没的关头,喻文州温柔地给黄少天拣了一个蟹黄汤包。 顿时某只被扎漏的气球,朝“辣鸡”翻了个白眼,嘟嘟囔囔地吸溜起汤包。

这边叶修耳边终于清净,向喻队哪里投去了一个“你辛苦了”的眼神,继续夹着他的桂花藕。

所以说,他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叶修还真没想过。

王杰希是个很优秀的人,这话很官方但很实在。

第一次见到王杰希时,他还是丰满羽翼下的小鹰,上头有林杰方士谦照着,平日里还算温和有礼,游戏里就可以说是肆无忌惮了。虽然被他一却邪从扫帚上扫了下来,但叶修心里有数,同辈中他算是顶尖的了。 不,就算是前辈中能稳胜他的,也屈指可数。

最佳新人,他名副其实。

没有什么可掩饰的,叶修很欣赏王杰希,不过也仅仅局限于一个前辈对后辈的欣赏。

孤A寡"A",就算是有那么一点东西,也怕人看清。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王杰希实在是那种非典型Omega。身材不娇小,性格不柔弱。最关键是,从来都按时喷抑制剂……这样做的直接后果是,全联盟除了林杰方士谦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Omega。就连叶修也是阴差阳错在联盟总部看到了他的档案才知道……真是瞬间脑袋清零,回嘉世的时候差点踩空楼梯。

这种感觉很复杂,不足以外人道也。

这个真相他藏了一段时间,那时候王杰希已经不是从前的小魔道了,敛了羽翼的一队之长,扛着他的微草在风雨中向前飞,他实在不想在他的肩膀上多压一根稻草。

真相大白得很尴尬。至少叶修想要在一个更好的气氛中更委婉的向王杰希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他是Omega了。 造化弄人……

那是他离开嘉世以后的事了,微草来杭州,兴欣主场。赛后两队队员互相撺掇着去嗨,叶修借着一己私心,硬说队长去了队员肯定玩得不痛快。

要说王杰希也是爽快人,两个人商量了一番就去了兴欣旁边的一家老北京火锅。其实这也是很迷,一个在杭州呆了十几年的北京人请才来杭州两天的北京人在杭州吃北京火锅,鬼知道两个人怎么想的……

也不知怎么的,叶修明明也不醉可乐,结果吃了没十几分钟人就把实话说出来了。

"你们Omega不是不能吃辣吗"

王杰希:"……"。

"我还没闻过你信息素的味儿…哎哟不会是中药味儿的吧哈哈哈……握草!还真是中药味儿的啊"

隔着鸳鸯汤上朦胧的蒸汽,叶修仿佛看到了王杰希脸上的冰霜。不行…气氛不能这么僵……

"大眼,不是哥说你,你这中药味儿的,能找个啥味儿的Alpha啊……"

我他妈脑子放锅里涮了吧?

后半顿吃得寂静无声,王杰希不搭话,叶修也只能把"不过我挺喜欢中药味儿的"默默咽了下去。

应该是tbc吧……



【韩叶王ABO】 题目没想好

请忽略一个omega能有两个alpha的这种非典型ABO设定
私设多,没有文笔,可能有错字病句
ooc都是我的锅,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我只是想让全世界爱老王,希望你们喜欢~

韩文清应酬完出酒店时已经是十点,虽说马路上离安静差了百八十远,但也是比白天清净了不少。

夏天穿西装着实是作孽,西装脱下来搭在臂上还是热,只能把里头衬衫上面两个扣子解开。韩文清运气不错,等了才三四分钟便来了辆出租车。

这司机估计是个beta,闻不到车上一个Alpha尽力克制却还有漏出的淡淡木香,只是照常问“到哪儿”。

“xx墅”,司机有些诧异地从后视镜里打量后头的乘客,剑眉朗目,看起来挺严肃一人。这还是他第一次送人去三环内的高档别墅,不过按理说这样的人要么有司机要么找代驾,打车的还是少。

车窗外景色飞速后退,后座上韩文清轻轻按压着眼角。虽然有意控制了量,但到底是喝了酒,车停在地下车库,又不想让不相干的人开自己的车,他只能打的。

好就好在一路上不是太堵,韩文清赶在十一点前打开了自家大门。

叶修靠在沙发上,面前的电视开着,正在直播着荣耀新人赛赛况,不过亮度调到最小还是静音,韩文清也纳闷这人能看进去多少。

王杰希正躺在沙发上,枕着叶修的腿,身上盖着层薄毯,看样子是睡着了。

韩文清下意识看了看中央空调的温度,确定了屏幕上是27℃,这才放下心来,把手上的东西轻轻放在玄关,换了鞋。

不远处专注咬毛线团的半大狸花猫“喵”着就扑了上来,韩文清无奈地抱过猫,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把它弄到猫爬架上让它自己玩。

其实韩文清自己是犬派的,他这样的人,怎么想都是和金毛,黑背这样的犬类较为相配,那么点大的小猫,放一起总觉得有种违和感。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韩文清内心表示我也很无奈啊……

王杰希是坚定不移的猫派,晚上散步偶遇到一只黄花白底的奶猫,就不顾猫和自家两个Alpha的反对抱回了家,还义正言辞说他夜观天象发现此猫和他有缘。

不过事实证明这只叫“大花”(这什么鬼名字)的狸花猫倒是更喜欢叶修,虽然叶修因为怕麻烦猫狗两派一概不站,但也挡不住“大花”时不时往他身上蹭,“喵”个不停要抱抱。

当然,这种局势在叶修得知王杰希怀孕以后,立马拎着猫去宠物医院打了好几针疫苗后有了彻底的改变。毛团子很有眼力见的黏上了外冷内暖且不心脏的韩文清。

王杰希很郁闷,明明是自己捡回来的,再怎么看我也比那两个大写的Alpha看起来和善些吧!

大花内心os:阿爸你没有发现,只要我一靠近,木香和烟草香就会厚重的几乎实体化简直要把我弄死嘛!黑猫问号???

叶修韩文清:抱歉,大眼儿(杰西),能让一只猫在自己家里待着,在自己怀孕的Omega身边待着,已经是两位准爸爸最后的让步了。

安顿完猫,韩文清便去了浴室快速地洗了把澡,旨在把身上的汗和淡淡酒味清洗掉,算上换家居服,整个时间也不超过十分钟。

怀孕的Omega向来多眠,王杰希小腹微凸睡得倒是安稳,可就这么在沙发上睡一晚也不是个事,韩文清朝叶修示意了一下,便把王杰希抱了起来送进卧室,放在床上盖上薄被。期间Omega似乎是被响动弄醒,不过闻着再熟悉不过的木香,又很快沉沉地睡了过去。韩文清就坐在床沿,手虚虚抚摸着王杰希的小腹,转而又把他额头上的发丝拨开些许。

抬眼,叶修果不其然就靠在房间门口,目光只是看着床上的人。韩文清起身出了卧室,房门在身后被轻轻带上。

“怎么弄这么晚”
“联盟的一个大赞助商,推不掉。怎么不睡床上?”
“大眼儿什么样人你不知道?死倔。说是等你,顺便看比赛,呐,不一会儿就困了,让他回床上还不肯”
“今天怎么样”
“还是会吐,不过吃了上次一帆高英杰他们带过来的什么补品,比昨天好了点”
“今天晚上你陪着杰西吧,我喝了酒,怕他不舒服”

依旧是很平常的一天~

【鬼使】不可及 03

终于考完啦…
回来更啦~
可惜这次不是粗长君(╥╯^╰╥)
都有点不好意思发……

………………………………………………………………………
遇上鬼怪,是一切麻烦的开始
使者固执的这样认为

他哭了
一个地狱使者,眼泪完全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而且是在一个人类女人面前。
地狱使者居然还有流泪的能力,当然这不是重点。但是谁能告诉他,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再有,那个叫 善姬,不,不对……那个叫sunny的女孩到底是谁?

他是谁?

………………………………………………………………
使者觉得自己生病了
虽然他知道地狱使者会冷会饿可就是不会生病

他很难受,说不出来是身体原因还是其他原因。
就好像那个叫奇怪名字的女孩是什么不得了的开关,碰到她,自己身体里的自毁装置就启动了。
使者知道这不是爱情,尽管德华丰富的面部表表示他强烈否认这一点。
但他就是知道

他没有前世的记忆,这之前的九百年也过得平平淡淡,一成不变。爱情对他而言,不过是电视剧里男男女女心心念念可求而不得的东西。
确实,他没有经历过。但他就是知道,比起爱情,那滴眼泪似乎更像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

黑帽子的使者自嘲地笑了笑:“看来上辈子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

sunny最近遇到了一个人,因为一个很好看的戒指。
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偏白到快要透明的肤色,偏红的唇色…当然还有那一身黑色的衣服。
他还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似乎完全不知道如何与女生相处,礼貌得有点过头。

总之,是一个与周边格格不入,但有一点可爱的人。
sunny觉得自己有一点点喜欢他,那个名字是“金宇彬”(用头发想都知道是假名字)的男人。

她想知道他的名字
她想知道他。

………………………………………………………………………
“你这个前世有可能是杀人犯的地狱使者”
………
使者坐在书桌前,脑中一直循环播放着这句话
那种无能为力无话可说的窒息感还在那里

他是知道的,这句话不过是鬼怪的无心之说,没有其他什么意思。
他知道,所有地狱使者前世都背负着深厚的罪孽。
他明白,所以想尽力做点事情,哪怕一点点也好,他只是想赎罪,赎那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罪孽。

可惜他忘了,鬼怪以前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想来也是,那可是鬼怪,怎么会不知道地狱使者背后的黑暗。

只是没戳破罢了,你醒醒吧!他知道地狱使者可怜可恨又肮脏的前世!他知道你身上有着洗不清还不完的罪孽!

使者想流泪,他想出去朝那个可恶的鬼怪大吼,他想说他没有!他想说他不是坏人!他还想说他没有杀人!

可是他不敢。你看,连他自己都不敢说,连他自己都不信。
………………………………………………………………………

“不孝”  “不忠”  “不逊”  “不羁”  “不伦” 
“应该不是的!”     使者安慰自己
“嗯 不是的”     鬼怪推门进来
“怎么  你来干什么”    随意地往椅子上一靠,使者莫名地不想让鬼怪知道自己因为他的话而受困扰
“道歉”  真的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呢
“——我之前说的话,太过分了” 这下倒是很真诚的感觉
“这里面那个不是?” 使者用下巴指了指字
“不孝”
“…………出去”,使者真得不想再看到那个讨厌的鬼怪一眼
“这样说也过分了,我还以为你会笑” 鬼怪急忙插了一句

“前世有什么重要的
不管你前世是什么,我都一点也不在乎。” 

他说。

使者觉得眼眶有点热,他不想承认,九百年一点点积累下来的善行,还比不上这一句话使自己减轻的负罪感。

像是被救赎一样。

“真的 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一如既往的讨厌你”
“呵呵呵呵……”使者笑弯了腰,他果然还是讨厌鬼怪

使者面无表情的看着鬼怪走出了房间
如果鬼怪此时往身后看一眼,他就会发现使者在笑
很淡很淡的笑,笑到了眼角

前世有什么重要的
不管你前世是什么
我都不在乎
他说。



……………………………………………………………………………
感觉最后有点ooc啦
看得不舒服请指出
我到时候改







不是文!!!

所有喜欢我的宝宝们
对不起!!!
考试在即
我要消失一段时间
现在已经写了一小段了
可惜不是很长,留着下次一起发上来
13号所有科目考完
下午估计就能发~
……………………………………
求助!!!如果我现在把百度贴吧,LOFTER卸载
到时候能凭借QQ或者手机号码
在不记得密码的前提下
弄回原来的号嘛~
麻烦在评论里帮我写一下~
……………………………………
我这种不自觉的
真不能在考试前看这些!!!!
……………………………………
对不起!!!
我有罪!!!
…………………………………
祝所有要考试的宝宝!
逢考必过!!!!!!!!!!!!

【鬼使】不可及02

后来的故事俗不可耐却又顺理成章,地狱使者成了鬼怪的房客,两人相看生厌但大部分时间都和谐得令人不可思议,用鬼怪那个人类侄子的话来说就是“相爱相杀,过得很好(?)”。
地狱使者渐渐习惯某个粗鲁的鬼怪整天“阿使,阿使”的喊自己,习惯听到餐厅长桌的另一端,刀叉切割牛排时与餐盘摩擦的声音,习惯看到传说中的战神,顶着一头乱发或气愤或无辜的表情………
“习惯——”使者有些茫然,不过才几天而已,和之前的九百多年相比,实在是太过短暂的时间……可现在却理所当然到让他感觉得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地步。
“果然是麻烦的鬼怪啊!”穿着黑色家居服的使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续叠着晾晒后干净柔软的毛巾。推开房门的鬼怪大人拿着书靠在门边,嫌弃地看着自己蓝色的毛巾被地狱使者叠成卷,和其他毛巾一起被放到篮子里,“……强迫症的地狱使者”。
所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小小的平衡被打破了呢?
鬼怪新娘,是吗?
……………………………………………………………………
借宿在人间九百多年的地狱使者当然知道鬼怪新娘的传说。死于主君刀下的金信将军,成为了鬼怪,不老不死,唯有鬼怪新娘才可拔出此剑,让金信将军安息。
九百多年前的金信将军离使者太过遥远,利刃穿胸而过的那种痛苦和愤恨他也不懂。或许对鬼怪而言,自己只不过是住在家里的,本不该有太多交集的地狱使者。可是就私心来说,他不想看见某个无理的鬼怪就这样轻易地消失。
他只是…只是想让他搬出去,这样的话整栋房子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他不想让他死。
…………………………………………………………………
有什么改变了,使者想。
鬼怪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甚至有时,房子里的两个人一天都不会打上个照面。
偶然的一个擦肩,使者从鬼怪的身上嗅到一股不属于他的气味,像是荞麦花,清新的,淡淡的甜香味。那位鬼怪新娘的味道吗?
地狱使者低下头,拎着自己的领口嗅了嗅,除了洗衣液残留的气味,还有一种挥之不去仿佛刻在身体里的阴冷潮湿的味道。
脱力般倒在床上,房间的地面和墙壁上结了冰,化了雾。
他不知道自己在克制些什么
他不舒服
他难受。
…………………………………………………………………

再然后地狱使者见到了那个鬼怪新娘,作为他要搜寻的对象,其他遗漏者。
嗯,好像是叫池恩倬这个名字,是一个像荞麦花一样的女孩,有一个十九岁女生所该拥有的一切。能进入鬼怪门后的空间,能看见鬼怪胸口的剑,是所有人口中鬼怪命里的新娘。
地狱使者固执地把胸口那一点闷痛当做是胜负欲的驱使。
本来就无理粗鲁的鬼怪碰上鬼怪新娘后变得更加不可理喻,大半夜跑到使者床边把人弄醒还不够,非得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鬼怪的智商难道是和年龄成反比?还是说鬼怪九百多年的历练在碰到新娘后,瞬间清零。
……………………………………………………………
写着其他遗漏者证明文件的手蓦然一停,地狱使者放下笔伏在桌上,头发在灯下泛着金棕色的光。
“我可能插手你的生死”
“没有一个地狱使者能带走想嫁给鬼怪的人,而且还当着鬼怪的面”
鬼怪护着自己的新娘,站在他的对面。面上是地狱使者从未见过的认真,还有不屑。
使者不愿意承认那一瞬间清晰的窒息感。
他甚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后只能用玩笑的语气来掩盖自己的茫然无措。
为什么要保护她?
保护一个只能给自己带来死亡的人类。
书桌上灯突然变暗
只余窗沿的两只蜡烛
明明灭灭




…………………………………………………………………………
第八集开始虐了啊~
使者果然是王啊,总感觉王赐死金信另有隐情哎~
啊啊啊啊啊
马上要考试了
可是我的数理统计和宏观西方经济还没看
我会尽力更的~
不过考试大过天😭😭😭
宝贝们有什么意见就说
我尽力改~

【鬼使】不可及01

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其实这很正常。地狱使者大部分
都没有名字,有的是的确不知道,有的则是刻意忘记。所有的任务都是直接传达,名字什么的,自然也就不再重要。至少在那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据说每个地狱使者生前都有深厚的罪孽,所以才几百年如一日的见证着死亡,并且无力更改。九百年里,他问过其他地狱使者,也得到过支支吾吾敷衍似的回答。这么想来,只有他不知道,不管是名字,还是生前,亦或是生前的罪孽……
九百年确实是太过漫长的时光,足够让一个人,不,其实早就不能算是人了……足够让一个不知自己所属的生灵消磨掉本就不多的好奇心。
九百年里,他学着像前辈们一样,本本分分,见证人类的生老病死。也学着人类,一点点攒下钱,维持所谓的“生活”。
说来也奇怪,地狱使者没有生死轮回,没有人类的感官,诅咒一般行走在人间之外。可偏偏他不吃饭会饿,不睡觉会困,不休息会累。
其实是感恩的,甚至可以说有一点窃喜,感恩还能享受美味的蔬菜,喝到最爱的酸奶,感受睡醒时的满足……就像一个人类。
再有就是,感恩他在第九百三十九年的秋天,遇见了一个鬼怪。
………………………………………………………………
地狱使者现在有一点开心,呃,可能不止是一点……
攒了三百年的钱,终于能变成一套房子,和户主那个小男孩已经见过面,协议也签订好,就等明天去看。
送走了最后一位鬼魂,收拾好桌面,地狱使者复又戴上黑色的帽子。
“鬼怪?”一门之隔的人类空间,不详却强大到不容忽视的力量让使者惊异。
被叫做鬼怪的那位似乎也有所察觉,歪头小驻在石墙前,打量一番后“戴了一顶俗不可耐的帽子。”说完,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
地狱使者以他最爱的酸奶起誓,这是他九百年来最气愤的一刻,从未有人(或许是鬼?)嘲笑过他的帽子!真是不懂审美的鬼怪!黑色的帽子!黑色的!这可是他最爱的颜色!
不过没事,地狱使者不会因为一个毫无品味的鬼怪的评论而生气太久。超市新出了榴莲口味的酸奶,七点半的晚间剧,那个叫世熙的女人这一集得和她的孩子离开家里了……
鬼怪什么的
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戴着黑色帽子的地狱使者,从石墙中走了出来,向四周看了看,回去自己的暂时居所。
…………………………………………………………………………………
怎么感觉有点甜呢?阿西吧……
各位小宝贝有啥意见可以提出来哦~
这样的分段大家看的习惯嘛?不习惯我就换回去~
新人写文确实不太好~
请宝贝们指点
而且产文比较慢😂
毕竟马上要期末啦~

【鬼使】不可及

抗韩二十载,葬于鬼使坑。
小新人初次发LOFTER,操作全凭蒙😂
脑洞一开始就有,若有雷同不胜荣幸☺
题目取自 
《爱不可及》——王菲
几步之遥一生距离
风欲静而心不息
后悔有期却无爱可纪
相濡以沫空留一口气
一辈子三个字听来熟悉
没说然后就在一起
来不及也走不及
死而有憾因得一知己
一辈子三个字听来熟悉
没说然后就在一起
已来不及也走不及
死而有憾因得一知己
反正死别不如生离
命在这儿运在哪里
灵魂有意而肉身麻痹
唇离齿太远触不可及
可爱可爱不可及
命和运太远
爱不可及
————————————————————
         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其实这很正常。地狱使者大部分都没有名字,有的是的确不知道,有的则是刻意忘记。所有的任务都是直接传达,名字什么的,自然也就不再重要。至少在那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据说每个地狱使者生前都有深厚的罪孽,所以才几百年如一日的见证着死亡,并且无力更改。九百年里,他问过其他地狱使者,也得到过支支吾吾敷衍似的回答。这么想来,只有他不知道,不管是名字,还是生前,亦或是生前的罪孽……
——————————————————————————
以上是一小段预告?
第一次发好激动……希望宝宝们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