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佳花儿

【鬼使】不可及 03

终于考完啦…
回来更啦~
可惜这次不是粗长君(╥╯^╰╥)
都有点不好意思发……

………………………………………………………………………
遇上鬼怪,是一切麻烦的开始
使者固执的这样认为

他哭了
一个地狱使者,眼泪完全不受控制地流下来,而且是在一个人类女人面前。
地狱使者居然还有流泪的能力,当然这不是重点。但是谁能告诉他,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再有,那个叫 善姬,不,不对……那个叫sunny的女孩到底是谁?

他是谁?

………………………………………………………………
使者觉得自己生病了
虽然他知道地狱使者会冷会饿可就是不会生病

他很难受,说不出来是身体原因还是其他原因。
就好像那个叫奇怪名字的女孩是什么不得了的开关,碰到她,自己身体里的自毁装置就启动了。
使者知道这不是爱情,尽管德华丰富的面部表表示他强烈否认这一点。
但他就是知道

他没有前世的记忆,这之前的九百年也过得平平淡淡,一成不变。爱情对他而言,不过是电视剧里男男女女心心念念可求而不得的东西。
确实,他没有经历过。但他就是知道,比起爱情,那滴眼泪似乎更像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愧疚。

黑帽子的使者自嘲地笑了笑:“看来上辈子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

sunny最近遇到了一个人,因为一个很好看的戒指。
是一个很好看的人,偏白到快要透明的肤色,偏红的唇色…当然还有那一身黑色的衣服。
他还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似乎完全不知道如何与女生相处,礼貌得有点过头。

总之,是一个与周边格格不入,但有一点可爱的人。
sunny觉得自己有一点点喜欢他,那个名字是“金宇彬”(用头发想都知道是假名字)的男人。

她想知道他的名字
她想知道他。

………………………………………………………………………
“你这个前世有可能是杀人犯的地狱使者”
………
使者坐在书桌前,脑中一直循环播放着这句话
那种无能为力无话可说的窒息感还在那里

他是知道的,这句话不过是鬼怪的无心之说,没有其他什么意思。
他知道,所有地狱使者前世都背负着深厚的罪孽。
他明白,所以想尽力做点事情,哪怕一点点也好,他只是想赎罪,赎那个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罪孽。

可惜他忘了,鬼怪以前不说,不代表他不知道。想来也是,那可是鬼怪,怎么会不知道地狱使者背后的黑暗。

只是没戳破罢了,你醒醒吧!他知道地狱使者可怜可恨又肮脏的前世!他知道你身上有着洗不清还不完的罪孽!

使者想流泪,他想出去朝那个可恶的鬼怪大吼,他想说他没有!他想说他不是坏人!他还想说他没有杀人!

可是他不敢。你看,连他自己都不敢说,连他自己都不信。
………………………………………………………………………

“不孝”  “不忠”  “不逊”  “不羁”  “不伦” 
“应该不是的!”     使者安慰自己
“嗯 不是的”     鬼怪推门进来
“怎么  你来干什么”    随意地往椅子上一靠,使者莫名地不想让鬼怪知道自己因为他的话而受困扰
“道歉”  真的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呢
“——我之前说的话,太过分了” 这下倒是很真诚的感觉
“这里面那个不是?” 使者用下巴指了指字
“不孝”
“…………出去”,使者真得不想再看到那个讨厌的鬼怪一眼
“这样说也过分了,我还以为你会笑” 鬼怪急忙插了一句

“前世有什么重要的
不管你前世是什么,我都一点也不在乎。” 

他说。

使者觉得眼眶有点热,他不想承认,九百年一点点积累下来的善行,还比不上这一句话使自己减轻的负罪感。

像是被救赎一样。

“真的 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一如既往的讨厌你”
“呵呵呵呵……”使者笑弯了腰,他果然还是讨厌鬼怪

使者面无表情的看着鬼怪走出了房间
如果鬼怪此时往身后看一眼,他就会发现使者在笑
很淡很淡的笑,笑到了眼角

前世有什么重要的
不管你前世是什么
我都不在乎
他说。



……………………………………………………………………………
感觉最后有点ooc啦
看得不舒服请指出
我到时候改







不是文!!!

所有喜欢我的宝宝们
对不起!!!
考试在即
我要消失一段时间
现在已经写了一小段了
可惜不是很长,留着下次一起发上来
13号所有科目考完
下午估计就能发~
……………………………………
求助!!!如果我现在把百度贴吧,LOFTER卸载
到时候能凭借QQ或者手机号码
在不记得密码的前提下
弄回原来的号嘛~
麻烦在评论里帮我写一下~
……………………………………
我这种不自觉的
真不能在考试前看这些!!!!
……………………………………
对不起!!!
我有罪!!!
…………………………………
祝所有要考试的宝宝!
逢考必过!!!!!!!!!!!!

【鬼使】不可及02

后来的故事俗不可耐却又顺理成章,地狱使者成了鬼怪的房客,两人相看生厌但大部分时间都和谐得令人不可思议,用鬼怪那个人类侄子的话来说就是“相爱相杀,过得很好(?)”。
地狱使者渐渐习惯某个粗鲁的鬼怪整天“阿使,阿使”的喊自己,习惯听到餐厅长桌的另一端,刀叉切割牛排时与餐盘摩擦的声音,习惯看到传说中的战神,顶着一头乱发或气愤或无辜的表情………
“习惯——”使者有些茫然,不过才几天而已,和之前的九百多年相比,实在是太过短暂的时间……可现在却理所当然到让他感觉得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地步。
“果然是麻烦的鬼怪啊!”穿着黑色家居服的使者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续叠着晾晒后干净柔软的毛巾。推开房门的鬼怪大人拿着书靠在门边,嫌弃地看着自己蓝色的毛巾被地狱使者叠成卷,和其他毛巾一起被放到篮子里,“……强迫症的地狱使者”。
所以,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小小的平衡被打破了呢?
鬼怪新娘,是吗?
……………………………………………………………………
借宿在人间九百多年的地狱使者当然知道鬼怪新娘的传说。死于主君刀下的金信将军,成为了鬼怪,不老不死,唯有鬼怪新娘才可拔出此剑,让金信将军安息。
九百多年前的金信将军离使者太过遥远,利刃穿胸而过的那种痛苦和愤恨他也不懂。或许对鬼怪而言,自己只不过是住在家里的,本不该有太多交集的地狱使者。可是就私心来说,他不想看见某个无理的鬼怪就这样轻易地消失。
他只是…只是想让他搬出去,这样的话整栋房子就是自己一个人的了。
他不想让他死。
…………………………………………………………………
有什么改变了,使者想。
鬼怪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甚至有时,房子里的两个人一天都不会打上个照面。
偶然的一个擦肩,使者从鬼怪的身上嗅到一股不属于他的气味,像是荞麦花,清新的,淡淡的甜香味。那位鬼怪新娘的味道吗?
地狱使者低下头,拎着自己的领口嗅了嗅,除了洗衣液残留的气味,还有一种挥之不去仿佛刻在身体里的阴冷潮湿的味道。
脱力般倒在床上,房间的地面和墙壁上结了冰,化了雾。
他不知道自己在克制些什么
他不舒服
他难受。
…………………………………………………………………

再然后地狱使者见到了那个鬼怪新娘,作为他要搜寻的对象,其他遗漏者。
嗯,好像是叫池恩倬这个名字,是一个像荞麦花一样的女孩,有一个十九岁女生所该拥有的一切。能进入鬼怪门后的空间,能看见鬼怪胸口的剑,是所有人口中鬼怪命里的新娘。
地狱使者固执地把胸口那一点闷痛当做是胜负欲的驱使。
本来就无理粗鲁的鬼怪碰上鬼怪新娘后变得更加不可理喻,大半夜跑到使者床边把人弄醒还不够,非得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鬼怪的智商难道是和年龄成反比?还是说鬼怪九百多年的历练在碰到新娘后,瞬间清零。
……………………………………………………………
写着其他遗漏者证明文件的手蓦然一停,地狱使者放下笔伏在桌上,头发在灯下泛着金棕色的光。
“我可能插手你的生死”
“没有一个地狱使者能带走想嫁给鬼怪的人,而且还当着鬼怪的面”
鬼怪护着自己的新娘,站在他的对面。面上是地狱使者从未见过的认真,还有不屑。
使者不愿意承认那一瞬间清晰的窒息感。
他甚至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最后只能用玩笑的语气来掩盖自己的茫然无措。
为什么要保护她?
保护一个只能给自己带来死亡的人类。
书桌上灯突然变暗
只余窗沿的两只蜡烛
明明灭灭




…………………………………………………………………………
第八集开始虐了啊~
使者果然是王啊,总感觉王赐死金信另有隐情哎~
啊啊啊啊啊
马上要考试了
可是我的数理统计和宏观西方经济还没看
我会尽力更的~
不过考试大过天😭😭😭
宝贝们有什么意见就说
我尽力改~

【鬼使】不可及01

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其实这很正常。地狱使者大部分
都没有名字,有的是的确不知道,有的则是刻意忘记。所有的任务都是直接传达,名字什么的,自然也就不再重要。至少在那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据说每个地狱使者生前都有深厚的罪孽,所以才几百年如一日的见证着死亡,并且无力更改。九百年里,他问过其他地狱使者,也得到过支支吾吾敷衍似的回答。这么想来,只有他不知道,不管是名字,还是生前,亦或是生前的罪孽……
九百年确实是太过漫长的时光,足够让一个人,不,其实早就不能算是人了……足够让一个不知自己所属的生灵消磨掉本就不多的好奇心。
九百年里,他学着像前辈们一样,本本分分,见证人类的生老病死。也学着人类,一点点攒下钱,维持所谓的“生活”。
说来也奇怪,地狱使者没有生死轮回,没有人类的感官,诅咒一般行走在人间之外。可偏偏他不吃饭会饿,不睡觉会困,不休息会累。
其实是感恩的,甚至可以说有一点窃喜,感恩还能享受美味的蔬菜,喝到最爱的酸奶,感受睡醒时的满足……就像一个人类。
再有就是,感恩他在第九百三十九年的秋天,遇见了一个鬼怪。
………………………………………………………………
地狱使者现在有一点开心,呃,可能不止是一点……
攒了三百年的钱,终于能变成一套房子,和户主那个小男孩已经见过面,协议也签订好,就等明天去看。
送走了最后一位鬼魂,收拾好桌面,地狱使者复又戴上黑色的帽子。
“鬼怪?”一门之隔的人类空间,不详却强大到不容忽视的力量让使者惊异。
被叫做鬼怪的那位似乎也有所察觉,歪头小驻在石墙前,打量一番后“戴了一顶俗不可耐的帽子。”说完,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
地狱使者以他最爱的酸奶起誓,这是他九百年来最气愤的一刻,从未有人(或许是鬼?)嘲笑过他的帽子!真是不懂审美的鬼怪!黑色的帽子!黑色的!这可是他最爱的颜色!
不过没事,地狱使者不会因为一个毫无品味的鬼怪的评论而生气太久。超市新出了榴莲口味的酸奶,七点半的晚间剧,那个叫世熙的女人这一集得和她的孩子离开家里了……
鬼怪什么的
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戴着黑色帽子的地狱使者,从石墙中走了出来,向四周看了看,回去自己的暂时居所。
…………………………………………………………………………………
怎么感觉有点甜呢?阿西吧……
各位小宝贝有啥意见可以提出来哦~
这样的分段大家看的习惯嘛?不习惯我就换回去~
新人写文确实不太好~
请宝贝们指点
而且产文比较慢😂
毕竟马上要期末啦~

【鬼使】不可及

抗韩二十载,葬于鬼使坑。
小新人初次发LOFTER,操作全凭蒙😂
脑洞一开始就有,若有雷同不胜荣幸☺
题目取自 
《爱不可及》——王菲
几步之遥一生距离
风欲静而心不息
后悔有期却无爱可纪
相濡以沫空留一口气
一辈子三个字听来熟悉
没说然后就在一起
来不及也走不及
死而有憾因得一知己
一辈子三个字听来熟悉
没说然后就在一起
已来不及也走不及
死而有憾因得一知己
反正死别不如生离
命在这儿运在哪里
灵魂有意而肉身麻痹
唇离齿太远触不可及
可爱可爱不可及
命和运太远
爱不可及
————————————————————
         他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其实这很正常。地狱使者大部分都没有名字,有的是的确不知道,有的则是刻意忘记。所有的任务都是直接传达,名字什么的,自然也就不再重要。至少在那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据说每个地狱使者生前都有深厚的罪孽,所以才几百年如一日的见证着死亡,并且无力更改。九百年里,他问过其他地狱使者,也得到过支支吾吾敷衍似的回答。这么想来,只有他不知道,不管是名字,还是生前,亦或是生前的罪孽……
——————————————————————————
以上是一小段预告?
第一次发好激动……希望宝宝们喜欢~